3岁男童入院治咳嗽死亡 家属重伤院方2人

2015-06-25 11:08

      6月16日中午,三岁男童杨亦豪,因持续咳嗽到医院就诊。为了做肺功能检查,医生按规定标准配药,对他进行催眠,以配合仪器检查。

  然而,在家人喂食药物后,杨亦豪出现呛咳,且持续大量呕吐。经两个多小时全力抢救,也没能挽回这条小生命。“疑因误吸致窒息所致。”参与抢救的重医附属永川医院儿科主任王燕说。

  就在当天傍晚,医院及家属方在沟通中,发生打架伤人事件。事件中,院方两名人员受伤,其中,医务科老陈受重伤,当场大小便失禁;而家属方也有一人脖子被抓伤。

  医生按规定配催眠药物

  16日中午1点40分,外婆和奶奶带着三岁的杨亦豪,从荣昌家里赶到重医附属永川医院。据患儿姑婆介绍,小豪已持续咳嗽约1个月,吃过感冒冲剂等,但都不见好转。

  当天来到医院儿科后,接诊医生初步判断,小孩的病情为慢性咳嗽,或为变异性哮喘。为确诊病情,医院建议做肺功能检查。

  家属同意后,测完孩子体重、身高,医生据实际情况,按标准配置等比例的液体药剂——5.5ml水合氯醛,给患儿做镇静和催眠。

  “之所以做催眠,是因为小孩不像成人,能很好配合仪器检查。”医院儿科主任王燕说,为5岁以下儿童做肺功能检查前,专业儿童医院也常配置这种药。

  因为这种药有点苦,医生在配药时,加了6ml葡萄糖。

  “这样做是为让口感好些,减小患儿的抗拒。”同时,王主任表示,事情发生后,患儿的病历已被封存,配药的标准都是有据可查的。

  患儿疑喝药中误吸致窒息

  配置好药物后,现场护士张超美将药物递给家属。据张超美回忆,当时孩子外婆接过药说,小孩之前吃过类似液体药,“晓得了!”

  不过,在喂食药物中,患儿出现呛咳。随即,患儿家属将患儿抱起。家属抱起后,在通道走了约七八步,患儿呕吐出胃内容物,面色、口唇迅速紫绀,也伴随有抽搐。

  家属见状迅速通知医护人员。医务人员判断,可能是误吸致窒息,立即将患儿摆到俯卧位,拍击患儿的后背。这个过程中,患儿再次吐出大量胃内容物,但病情未得到缓解。

  而后,医务人员立即陪同家属,将患儿跑步送至急诊科抢救。

  急诊科立即组织进行抢救,经心肺复苏、气管插管后,13时50分左右患儿转至ICU继续抢救,但患儿仍无法恢复心跳,于15时50分宣布临床死亡。“考虑为误吸致窒息死亡。”

  “抢救中吸管吸出大量胃内容。”参与抢救的王燕说,抢救中见患儿病情重,还及时通知了重庆儿童医院。“他们的救护车还在路上时,小孩就走了。救护车半路折回去了。”

  众家属激动重伤院方两人

  患儿临床死亡后,家属情绪非常激动,认为是医院责任导致患儿死亡,故停尸医院ICU病房。

  “要是尸体不及时移出,较易出现感染病扩散。”医院医患办公室工作人员也向家属建议,若对治疗过程存疑,可通过鉴定以明确责任。

  记者查看院方医患接待室监控发现,事发当天傍晚6点多,家属方至少15人左右到达接待室。然而,在这份12分钟的监控视频中,家属情绪越来越激动,在砸坏电脑等办公用品后,又对院方人员进行殴打。

  在监控视频中,家属方一戴眼镜小伙最先动手推翻电脑;一白衬衣男子多次进出画面,主导与院方的沟通。令院方医务人员老陈没想到的是,他刚进现场不到10分钟,家属方冲破在场民警阻拦,一窝蜂冲上来拳打脚踢。

  “老陈当场大小便失禁。”据接待室一工作人员小姜说,她在中途拿着包离开,可被家属方强力拽回。“家属方很多人,我们想出去,可出不去。”

  “主要是上腹和背部痛。”老陈妻子告诉记者,老陈受伤后大小便失禁,目前病情有所好转,医院诊断其肝、肾、肠有挫伤,全身多处软组织伤。

  见事态升级,特警到场后,现场秩序得到控制。当晚9点左右,死者遗体被强制移送到殡仪馆。

  然而死者尸体送走后,家属又将抱走尸体的50多岁ICU护工谭女士围住。她被家属强扭到医院底楼殴打,致使其多处致软组织受伤。

  监控中先动手的不是院方

  6月18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死者杨亦豪的姑婆杨女士。对方表示,当天在接待室,他们是想找医院医务科封存病历,同时将病历复印给他们一份,但是未能如愿。

  杨女士表示,他们只想了解孩子为什么服药后就出现紧急状况。“但是医院却一直磨蹭,不肯给他们解决。”杨女士说,医院答复要等六个小时才能出示诊断病历。

  同时,按照杨女士的说法,当天之所以发生打人事情,是因为老陈进门就抓电脑砸死者父亲,“否则不会扭打起来。”

  然而,记者从监控视频中发现,现场家属方多人情绪激动。而老陈是在傍晚6点47分进入接待室,直接走向屋子最远的办公桌。其间,他见有人要抓电脑,及时出手先将电脑夺走,未见其砸人的监控画面。

  老陈告诉记者,事实上,当他进接待室后,有人问他不是医院的人,但是他没顾得及回答,“现场七嘴八舌的,不知道回答谁。”

  “所以他们总说我是医院请来处理的社会不良青年。”老陈说,自己在医院这些年,曾因家属过激受过伤,但这次受伤是最严重的。

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院方相关负责人表示,死者家属已趋于冷静,双方正在进一步协商。院方医务科科长张翱表示,希望死者家属通过司法鉴定明确原因和责任,通过法律诉讼合法维权,院方将积极配合,依法处置。同时,针对殴打医院工作人员的恶性伤医事件,医院要求对涉事人员依法严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