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心音乐人第九期

尤静波

音乐理论家、教育家、词曲作家、育儿书作者 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教授、流行演唱学院副院长、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 代表作著有《爸爸我爱你——一个音乐家的父教笔记》育儿著作一部,创作的儿童歌曲代表作品有:《爸爸我爱你》等。

尤静波

我用灵魂和血脉与音符交织的音乐,爱与亲情慢慢的溢于音符之间,
你若听着音乐感受到了慢慢的爱,那就是我做音乐的意义。

您是专业的音乐老师,研究流行音乐,为什么
会投入到儿童音乐中呢?受孩子影响?

我的创作灵感都来自两个孩子。尤其是歌词的创作,几乎都是我和孩子在玩的时候冒出来的灵感。随着两个孩子越来越大,我们之 间的故事也越来越多,所以我创作题材也越来越多,所以我会继续把我的家庭亲子歌坚持做下去。都说,艺术来源于生活,我的儿歌创作就是最好的一个验证。

音乐培养

Q:一家人第一次合作,您是如何评价家人呢?

A:是的,这是全家第一次合作录制专辑。在录制的过程中,不仅完成了唱片制作,更让我收获了一种别样的快乐。一家人在一起唱歌、录音,单从这件事情来说,就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。因为我爱人是搞声乐的,录儿歌对她而言没有任何难度,儿子也表现得特别棒,只是在录音的时候需要我耍一些技巧,拿一些东西哄一哄,诱惑一下,才能让他老老实实的录音。整体来说,我们的合作非常默契。

Q:宝贝两岁多第一次录音,不会担心孩子吐字不清而影响专辑么?

A:那么小让他录歌,纯粹是为了记录下他那个年龄段的声音而已,录制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考虑过演唱效果,所以更谈不上会担心吐字不清的问题。我的概念是,3岁的孩子唱歌,只要把握住节奏和音准,什么咬字、气息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,因为孩子的声音怎么唱都是好听的,但音准、节奏绝对不能出问题,那是做音乐的基本保证。

Q:这次小儿子因为太小参与的不多,以后也会有意识地多给小儿子机会吗?

A:当然会了,以后有了老二的加入,我们的亲子歌会做得更加丰富。我现在就有一个想法,等到老二也能够演唱的时候,我就给他两兄弟录合唱或二重唱。这或许会是一个新的挑战,因为给那么小的孩子录二重唱,难度很大,但我会去尝试的。

Q:最想对孩子妈说什么?

A:孩子妈是最辛苦的,也是最伟大的,她不仅给了我美满的家庭,而且还给了我生命的延续。感谢之类的话,都难以表达我的心声。

Q:最想对两个宝宝说什么?

A:小孩子首要诚实,善良,不能说谎,只有当你坦诚的对待别人,别人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。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善良才能够让生活更美好。你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必须要学会独立生存的本领。不仅生活要独立,思想更得独立,因为生活和思想都独立了,你们的身心才能自由。

妈妈高歌

声乐教师,北京金宝园儿童艺术教育中心艺术总监
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,自幼学习钢琴和舞蹈,曾就读于黑龙江省艺校学习民族声乐,后来转向流行声乐表演。她和她的宝贝共同录制了《爸爸我爱你》、等一批家庭亲子歌曲。

Q:您和孩子爸都是从事音乐教育相关的,只是教育的对象不太一样,像这样的合作机会多吗

A:是的,我从事的是儿童声乐教育,孩子他爸爸从事的是大学流行音乐教育,所以我们的合作非常互补。因为有孩子的参与,我们的合作更像是亲子活动,录制的过程很开心、很快乐。

Q:二位都要忙于自己的工作,平时谁陪孩子多些呢?

A: 我们虽然都忙于工作,但是我们分工都还是挺明确的,我会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,爸爸会陪伴孩子们的教育成长,所以我们的陪伴应该是都差不多的。

Q:有了第二个宝宝后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平时对两个孩子的要求一致吗?

A: 最大的区别一是精力不够了,二是家里变得越来越乱,我们根本无法控制两个人的“破坏力”。我对两个孩子基本上保持平等对待的态度,因为我知道对于两个孩子的教育,公平很重要。

Q:两个孩子带起来比较累吧?两个孩子比较听您的话还是听爸爸的话呢?

A: 带两个孩子是比较辛苦,因为两个宝宝都还小,他们彼此都还不会相互照顾,日常生活都还需要大人的照料。因为有家庭规则,孩子不犯原则性错误时,我们都很依顺孩子,但他们要是违反了原则问题,我们也会采取相对的惩罚措施,但一般都是软惩罚。

Q:最想对孩子爸说什么?

A: 他爸爸非常棒,我要为他写的育儿书《爸爸我爱你》点赞!

Q:最想对两个宝宝说什么?

A: 我想说的是,不管未来作什么,希望你们能够快乐的成长,将来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儿子尤圣斯&尤圣歌

尤圣斯,尤氏亲子歌曲的一号主角。在2岁半口齿不清的语言发展阶段,和爸爸妈妈一起录制了亲子歌专辑《爸爸我爱你》,演唱了《爸爸我爱你》、《我是小宝贝》、《过马路》等歌曲。

尤圣歌,出生于2013年,年幼尚小,目前尚未全身投入亲子歌录制。专辑中唯一属于他的声音是《爸爸我爱你》这首歌曲前奏中的那几声爽朗的笑声。从目前他喜欢音乐的程度来看,以后他将超越他的哥哥成为“尤氏亲子歌”的新主角

音乐奶爸二孩育儿经

Q:平时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多吗?如何与两个孩子相处?

A:我特别重视与孩子的相处与沟通,每天晚上睡前一小时,是我和孩子的亲子时间,我会陪着两个孩子在床上玩游戏,讲故事,在玩的过程中,凝聚了我们的感情。有人问,什么是爱?我一直认为,陪伴就是最好的爱。

Q:在家里是如何分工呢?

A:我觉得中国的父教缺失是一个比较严重的、普遍的社会问题。所以自从有了孩子,我就一直身体力行的在坚持我的父教行动,在我们家里,他妈妈主要负责孩子的生活问题,而我主要负责孩子的教育问题,我们分工明确,效果显著。

Q:您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一般唱红脸还是唱白脸?

A:关键时候我唱白脸,但我和孩子的关系是亦父亦友的关系,平时我们是朋友,嘻嘻哈哈玩在一起,但碰到原则性问题,我会严肃起来唱白脸。因为平时有了我陪伴他们玩的前提,所以每次当他们犯了错,当我教训完他们之后,我们很快就会和好。俗话说“父爱如山”,我一直希望我这座山是一座山丘,而不是山峰,因为山丘可以让爬上来玩耍,遇到风雨又可以起到遮风挡雨的作用。若是山峰那就太高了,太远了。

Q:在对待两个孩子的态度、要求上有什么不同吗?

A:两个孩子只差两岁,平时抢东西、发生矛盾时常会有,但我们尽量做到平等对待。我的概念是,我们做家长的尽量充当调解员,不当裁判。如果当裁判,判谁赢,输的都是自己的孩子。

精彩推荐

  • 何静
  • 吴颂今
  • 叶圣涛